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数码

亚欧3G发展轨迹及启示

数码
来源: 作者: 2018-12-07 18:16:06

亚欧3G发展轨迹表明:在目前发达国家电信市场开放与电信全球化的背景下,市场是推动3G演进的中坚力量,而如果政府能够有效把握市场脉搏,适时介入调控,则有助于市场的快速启动,并增强本国电信产业的竞争力。由于国内3G发展的特殊性,准确把握市场需求并调整TD-SCDMA的发展思路,将是加速国内3G进程与TD-SCDMA产业化的可行之策。

一、亚洲与欧洲3G市场概况

从全球范围看,亚洲与欧洲无疑是目前3G发展中较热点的地区,其中日本和韩国的3G不仅保持着高速增长的态势而且已逐步进入主流市场,而西欧的3G市场也在去年取得突破,今年呈现出稳步加速的发展态势。

截至今年6月底,全球已经有71个WCDMA络与22个CDMA20001XEV-DO络投入了商用服务,而其中超过60个WCDMA络与6个CDMA20001X EV-DO络就分布在亚洲与欧洲地区;全球3G用户超过了4200万,其中欧洲与亚洲的3G用户占了90%以上,而其中大部分是WCDMA用户(国际主要3G运营商发展情况可以参考表1)。这也就是说,在亚欧3G市场中WCDMA无论在络规模还是在用户数上都领先于CDMA2000 1X EV-DO,这也是2G时代GSM领先优势的延续。

整体上看,亚洲与欧洲的3G不仅明显领先于2G市场发育程度较低的非洲,也跟2G市场发育程度相当的美洲与大洋洲间拉开了一定距离。例如,虽然美国的移动运营商自2003年10月以来先后商用了3G,但目前的3G络仍只能覆盖少于50%的人口,而3G用户更不到全部移动用户的1%。但另一方面,作为亚洲甚至国际电信业重要的一员,中国的3G多年来始终缺乏明确的商用时间表,围绕3G的争论也是此起彼伏。下面,文章将在介绍亚洲与欧洲3G发展轨迹的基础上,对其成功的经验以及对国内3G发展的启示做出分析。

二、亚洲:3G市场中的亮点

虽然亚洲是目前国际3G市场中的最大亮点,但在亚洲不同国家与地区间3G发展的差距仍然巨大,这里面既有3G全球领先的日本与韩国,也有3G刚起步的新加坡等,更存在阿富汗等仍为提高移动普及率而奋斗的国家。然而,正是这种3G市场差异性为分析亚洲3G发展的轨迹提供了较全面的素材。

(一)日本一路领跑3G市场

作为世界上第二大经济强国,日本拥有较旺盛的国内消费市场,其电信业多年来也一直处于技术与创新驱动下的快速发展状态。在移动数据与增值业务领域日本早就走在国际前列,在2G时代以DoCoMo的I-mode为代表的数据业务就取得了初步成功,这也为其近年3G市场的培育与快速启动奠定了较坚实的基础。

日本历来强调走创新强国的道路,在机械与家电等行业取得国际领先地位后,如何利用国内旺盛的电信需求使自身成为电信强国,就成为了上世纪80年代以来日本重要的产业战略之一。在模拟时代欧洲的AMPS制式占据了主流,但日本当时就已积极计划在2G时代实现超越。日本先是把自有制式PDC扶持成为国内主流的2G制式,然后近年又把在日本市场早已走向没落的PHS成功输出到中国大陆与台湾省,从而快速消化了其在日本的沉没成本。面对上世纪90年代以来的电信开放与全球化浪潮,日本及时调整了包括3G在内的电信战略。1997年日本政府批准了KDDI引入CDMA制式,随后在2000年发放3G牌照时,除了向KDDI发放CDMA2000牌照外,也向DoCoMo和VodafoneK.K.发放了WCDMA牌照,从而重新融入国际主流制式阵营,以实现国际竞争力的最大化。另外,日本对3G也较早地给予了关注与投入。1992年DoCoMo就以自己的研究院为核心启动了WCDMA的研究与测试,这成为其能够在2001年10月率先在国际上商用WCDMA的重要条件。

概况来看,日本3G走过了一条市场化与政府调控间良性互动的发展道路,3G市场的快速发展不仅促进了本国电信业的持续发展,而且进一步巩固了日本的电信强国地位,目前日本在WCDMA与CDMA2000两大阵营中都拥有相当的地位。近年来,日本政府正尝试逐渐弱化政府干预并加强市场的作用,例如在本国3G已形成较强国际竞争力的情况下,日本政府已决定引入新的3G运营商并在明年底前引入移动号码可携带,以进一步促进市场竞争。

(二)韩国借3G商用提升国际竞争力

与日本不同,韩国走的是商用国际标准制式从而提升国际竞争力的战略道路,但韩国政府始终对本国通信业给予有力的调控与扶持。由于政治及经济等因素,1993年韩国政府宣布CDMA为其惟一的2G标准。随后韩国政府全力支持韩国厂商投入CDMA技术的商用化及演进,以在实现CDMA设备及本土化的基础上积极寻求国际技术输出。经过多年的发展,CDMA在韩国取得了成功,韩国也成为了CDMA阵营中居于领先地位的国家。

在3G方面,虽然从技术角度看韩国向CDMA2000演进是毫无疑问的,但韩国政府却利用3G牌照发放的机会调整了原来单纯在CDMA阵营发展的战略,以寻求更大的国际空间。除了为逐步减轻来自高通的专利费压力外,韩国政府也意识到,由于本国市场始终是有限的,国际3G市场才是本国厂商与运营商最终的舞台,而作为GSM主流演进方向的WCDMA将是未来3G市场的主角,这是韩国不能放弃的。因此,2001年韩国发放3G牌照时,只向第三大移动运营商LGT发放了新的CDMA2000牌照,而向前两大移动运营商SKT和KTF发放了WCDMA牌照,以引导运营商与厂商投入WCDMA的商用化。这在本质上跟当年韩国政府扶植CDMA的战略意图是类似的。虽然目前WCDMA在韩国市场上的经营效果差强人意,但设备和终端厂商却在国际WCDMA市场上建立起了相当的竞争力。

目前,韩国政府并没有打算降低对电信业的调控。今年,MIC放松了WCDMA终端补贴的限制,以推动其在本国市场的发展。在新技术发展方面,MIC通过牌照发放等形式鼓励了DMB和Wibro(基于WiMax体系)两种韩国自有制式的商用,以在电视与宽带无线上领域争取先发优势与更大的国际市场份额。

(三)亚洲其他国家与地区

亚洲其他发达国家与地区如新加坡、中国香港等,虽然也拥有较发达的移动通信消费市场,但这些国家与地区普遍缺乏坚实的电信制造业,因此缺乏较明确的3G产业战略,其3G的发展主要是市场自身演进的结果。

印度等新兴国家则已表现出利用3G成为电信强国的战略意图。印度在2004年初曾表示暂时没有发放3G牌照的计划,而且暗示可能跳过3G直接往4G演进。然而,面对2004年国际3G发展取得突破的现实,目前印度已及时对本国的3G战略作出了调整,电信管制机构TRAI表示正考虑向现有2G运营商免费发放IMT2000频段的3G牌照,以通过3G市场的发展来培育本国的电信制造业。

(四)小结

从亚洲3G的发展情况看,市场的培育程度是决定3G市场演进的核心因素,而政府的有效调控与扶持则有助于市场的快速启动,并增强本国电信产业的竞争力。这对作为WCDMA阵营中坚力量的欧洲来说,也是有一定启示作用的。

三、欧洲:全球

WCDMA阵营中的主力

从欧洲范围看,3G牌照发放与商用的热点在西欧,东欧移动市场整体上处于普及移动话音的阶段,目前仅有波兰、斯洛文尼亚等少数国家发放了3G牌照。1999年~2000年西欧就进行了大规模的3G牌照拍卖,这不仅在时间上早于日本与韩国,而且发放的牌照全部基于WCDMA,由此反映出欧洲阵营要把WCDMA发展成为全球主要3G制式的决心。然而,牌照拍卖的高昂费用严重影响了运营商对3G的投入能力,这不仅延后了西欧3G整体进程,也间接导致了2000年~2001年全球电信业泡沫的破灭。2001年~2002年,包括3G在内的整个西欧电信业陷入了前所未有的低谷。

2003年,作为新兴3G运营商的和黄在英国和意大利等欧洲四国大规模投入3G运营,虽然当年的经营效果没有达到预期目标立式加工中心
,但3G从此真正进入了消费市场,这也成为挽救欧洲3G进程的重要转折点。进入2004年以来,依靠日本WCDMA市场的高速增长与和黄对欧洲3G市场的大力开拓,整个WCDMA产业实现了持续加速演进,而Vodafone等持有3G牌照的2G运营商在竞争压力与牌照条款等驱动下先后开通了3G服务,这不仅使过去不甚明朗的欧洲3G前景日益清晰,而且欧洲也成为了2004年全球3G市场的亮点之一。

目前,欧洲开通服务的WCDMA络已超过50个,从而成为全球WCDMA阵营中的主力。3G用户也出现了稳步加速增长的势头,除了最早大规模进入市场的和黄拥有超过800万的3G用户外,Vodafone拥有的3G用户也超过了250万,西欧3G市场的全面竞争正逐步形成。

概况起来看,虽然当初欧洲政府希望通过牌照拍卖的方式引导3G产业的发展,但高昂的牌照费用扭曲了市场的内在规律,实践也证明了这种方式是消极而且失败的。然而,西欧各国发放3G牌照时普遍引入了新进入者,而且通过牌照优惠、络漫游保障等措施扶持其发展,这使以和黄为代表的新进入者不仅成为了后来欧洲3G的挽救者,也加剧了市场竞争,并促使Vodafone等原2G运营商更积极地推出3G服务,从而最终推动了整个3G产业启动并走向繁荣。

四、亚洲与欧洲

3G发展轨迹对国内3G的启示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在目前发达国家电信市场走向开放与电信全球化的背景下梨树苗价格
,市场已成为推动3G演进的内在中坚力量,而如果政府能够把握市场脉搏并有效介入调控,则有助于市场的快速启动,并增强本国电信产业的竞争力。在国内,由于移动普及率仍处于比发达国家低的水平,而且现有移动运营商在市场上仍主要依靠与话音业务捆绑来发展数据业务,因此如果跟发达国家一样把3G定位于高速移动数据业务,那么国内短期内并不存在大规模的3G需求;而如果把TD-SCDMA同样定位于高速数据业务,那么TD-SCDMA在国内仍缺乏坚实的市场基础。这些已成为多年来困扰国内3G的因素。因此,全面而客观地把握国内3G市场基础无疑将成为3G问题明朗化的关键之一。

(一)话音可以成为支撑3G发展的业务主体

相对于2G/2.5G,3G作为更高端的技术既可以提供高端的高速数据应用,也可以更高效率地承载现有的2G/2.5G业务,而且国外3G商用的实践已经表明:由于竞争地位与发展策略等差异,不同背景的3G运营商可以对3G络采取不同的用户及业务定位。在欧洲,和黄就是提供低价的话音业务成功切入市场并日益发展壮大的。

对于现有的移动运营商,由于2G和2.5G业务可以由现有络承载,3G无疑将主要定位于高速移动数据业务,除日本DoCoMo实行3G替代2G的战略外,亚洲与欧洲经营2G的3G运营商都采取了这种3G定位策略。然而,与发达国家由于2G市场饱和而需要引入3G拉动市场持续发展不同,国内2G/2.5G市场仍有相当的存量和增量空间,如果政府决定通过3G引入新的移动竞争者,这些新进入者在发展初期将积极利用3G络争夺2G/2.5G的存量和增量市场,因此2G/2.5G市场本身就成为支撑这些运营商3G络发展的重要需求基础。

当然,国内对不同层次数据业务的需求存在明显的地域不平衡性,这是由目前国民经济与移动市场的发展格局所决定的。在东部的发达省份与直辖市,2.5G市场已进入全面发展阶段,3G商用的需求基础也初步形成;而在西部的省份与直辖市,2.5G市场整体上仅处于培育阶段,对是否需要引入3G以加强竞争并推动移动数据市场的发展,政府需要在与运营商沟通的基础上做出慎重的评估。另外,不同用户群对3G的需求也会存在较大差异,这种情况在日韩等3G商用全球领先的国家中同样存在苹果树苗
。在这种情况下,政府不妨在控制竞争者数量与提供有效管制环境的同时,更多地利用市场的手段,让运营商自主决定3G服务范围,通过可调控的市场竞争优化资源并加速3G市场的启动。

(二)调整战略是加速TD-SCDMA产业化的关键

把TD-SCDMA主要定位于国内高速数据市场,也会对TD-SCDMA的产业化产生消极影响,这主要体现在以下两方面。

首先,一味等待国内高速数据业务市场的成熟,不仅可能使TD-SCDMA丧失发展机遇,而且会被进一步拉大与其他两种制式的差距。从自身的发展进程看,2004年以来TD-SCDMA在技术上加速走向成熟已成为不争的事实,但我们必须看到,去年全球3G市场的加速发展使WCDMA与CDMA2000演进步伐在不断提速,这也是事实的另一个方面。例如,目前被看作E3G版本的HSDPA有望于今年底或明年初投入商用,这比2003年时的业界估计提前了近一年。由于至今为止WCDMA与CDMA2000都主要依靠国外市场支撑,而作为后发制式的TD-SCDMA如果继续等待国内市场的启动,只会被进一步拉大与前两种制式的差距。目前的TD-SCDMA主要以WCDMAR99与CDMA20001XEV-DO Rel.0为竞争路标,但如果TD-SCDMA的商用被拖延到2006年以后,其真正进入市场时要面对的将是WCDMA与CDMA2000的增强版本甚至B3G(Beyond3G)版本了。事实上,目前中国移动完成的3G规划就是以HSDPA起步的,未来TD-SCDMA在国内面临的竞争形势已经不容乐观。

其次,定位于国内高速数据市场的TD-SCDMA所拥有的产业空间是比较有限的。TD-SCDMA的发展初衷是最大限度地保护GSM运营商的现有投资,但至今国内两大GSM运营商都没有明确支持TD-SCDMA,中国移动更是明确表态倾向于WCDMA。由于中国电信业已初步市场化并在明年实现全面开放,未来国内3G市场已不大可能完全排斥WCDMA与CDMA2000这两种已大规模投入运营的3G制式。在这种情况下,如果TD-SCDMA作为WCDMA的补充被中国移动商用,由于企业的逐利性,商用进程处于劣势的TD-SCDMA将难逃日益被边缘化的命运;即使被新进入者采用并进行独立组,不仅靠与其他两种制式瓜分有限的国内高速移动数据市场难以支撑其产业化,而且由于新运营商和处于劣势的TD-SCDMA难以跟处于优势产业链的在位运营商形成平等竞争态势,运营商的市场竞争力不足最终将影响到TD-SCDMA的持续演进能力。

由此可见,把TD-SCDMA主要定位于国内高速数据市场的战略并不现实,调整战略已成为加速TD-SCDMA产业化的关键。中国是2G的大国,现在2.5G市场已整体启动,中国有可能在未来成为3G大国,虽然如此,在短期内实现这一目标仍有较大难度,这是由中国国情及移动通信市场的内在规律等共同决定的。由于TD-SCDMA取得后发优势与最终成功依赖于商用市场的强力支撑,而规模居于全球首位的国内2G/2.5G市场无疑才是TD-SCDMA真正的现实基础。从国内PHS的发展实践看出,政府提前向新进入者发放单独的TD-SCDMA牌照,将可以成为目前情况下加速TD-SCDMA产业化的可选策略之一。

相关推荐